1. <s id="j2fj4"><strike id="j2fj4"><u id="j2fj4"></u></strike></s>
      2. <li id="j2fj4"><tr id="j2fj4"></tr></li>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主辦
          注冊 登錄】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返回網站首頁
          menu
          首 頁
          資訊
          數據
          政策
          技術
          咨詢
          項目
          市場
          專家
          企業
          會展
          招聘
          管理咨詢
          《中國煤化工》
          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報道  > 詳細內容
          ESG、CSR、HSE
          作者:謝湘寧 | 來源:《中國石油和化工產業觀察》雜志 | 時間:2022-08-03

              近日,國務院國資委制定印發《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質量工作方案》,其中核心的一條是要求央企上市公司到2023年全部要披露ESG報告。

              具體是這樣說的:中央企業集團公司要統籌推動上市公司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進一步完善環境、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ESG)工作機制,提升ESG績效,在資本市場中發揮帶頭示范作用;立足國有企業實際,積極參與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ESG信息披露規則、ESG績效評級和ESG投資指引,為中國ESG發展貢獻力量。推動央企控股上市公司ESG專業治理能力、風險管理能力不斷提高;推動更多央企控股上市公司披露ESG專項報告,力爭到2023年相關專項報告披露全覆蓋。

              什么叫ESG?ESG是英文Environmental(環境)、Social(社會)和Governance(公司治理)的縮寫,是一種關注社會環境方面的企業評價標準。ESG的概念最早出現于20世紀80年代的發達國家。2004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正式提出,從此成為對上市公司財報的重要補充。目前發達國家對上市企業的ESG報告都有明確要求,上市企業也自覺主動發布ESG報告,以證明本企業在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等方面經得起品評。同樣,投資者在做投資決策時,既審對方的財務報告,也審對方的ESG報告。一家高污染、高能耗企業,即使盈利,如果ESG報告不令人滿意,也不會得到投資者的青睞。

              相較于發達國家,我國至今還沒有統一的ESG報告標準和披露制度。2018年,上交所制定了《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指引》,標志著中國上市企業也開始抄ESG作業。根據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統計,2021年A股中,有約1/4披露ESG報告,均為央企。

          2020年11月18日,《中國石油和化工行業上市公司ESG評價指南》正式發布實施,為我國石油和化工行業上市公司ESG評價提供了統一規范的參考依據。

              但到目前為止,國內絕大部分企業連ESG報告長什么樣都不知道。

              不過,國內企業倒是對另一種報告不陌生——CSR報告。CSR是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英文縮寫。CSR也是以企業年報的形式對外發布,也叫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發布社會責任報告已在國內上市企業中開展多年,但報告普遍寫得像表揚與自我表揚,基本上就是本企業在履行社會責任方面有哪些好人好事,比如為學;蚋@块T捐款幾次、邀請社區到企業廠區參觀幾次、河道清淤幾次,等等。

              ESG和CSR有相似之處。它們都以報告的形式對外發布,都涉及環境和社會方面,其內容所覆蓋的范圍也有很大的重合度,但兩者在目的、受眾、和側重上有所不同。ESG源自監管部門的合規要求,強調規定信息的披露和管理層職責,其受眾更多的是投資者和監管機構;CSR更多體現企業自主自愿承擔的公益事項和社會擔當,更接近企業的社會形象廣告。相比之下,CSR報告對國內企業的啟蒙更早一些,許多實力雄厚的企業專設CSR部門,或者將CSR納入企業可持續發展戰略。

              2011年,中國社科院對中國境內的國企、民企、外企中的百強企業搞了個調研。結果顯示,在接受調研的300家企業中,按百分制考評,平均得分不到20分。企業普遍在社會責任發展規劃、反商業賄賂制度與措施、節約資源能源、降污減排方面的信息披露程度非常不足。有近7成企業從未披露ESG報告或CSR報告。不過現在另有一個統計數字:截至2021年5月31日,A股共有4324家上市公司,其中1106家公司發布了ESG和CSR兩個報告,共涉及72個行業。

              這說明,對中國企業來說,全球經濟一體化不但帶來了市場,也帶來了市場的“普世價值”。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開始接受并學著去做、去改。

              說到這,又有一個看上去很相似的英文縮寫出現了,那就是HSE。HSE是健康(Health)、安全(Safety)和環境(Environment)的英文縮寫。1989年,荷蘭殼牌公司發布了自我約束的健康、安全和環境(HSE)方針指南。1991年,在荷蘭海牙召開的第一屆全球油氣勘探開發HSE國際會議上,殼牌公司的這套HSE體系為大家所接受并在跨國石油化工企業中間普及開來,成為業界約定俗成的行規。很快,這套管理體系傳入中國。1997年,中石油頒布了《石油天然氣工業健康、安全與環境管理體系》,成為國內第一個執行HSE的企業。

              與ESG和CSR需要以報告的形式公布不一樣,HSE不是一個報告就可以了事,而是要把安全、環境與健康3個目標和措施分解到企業的基層單位,具體責任要逐級落實到每個崗位人員,從上到下規范運作。如中石油整套HSE管理體系就是由《HSE作業指導書》、《HSE作業計劃書》和《HSE檢查表》(簡稱“兩書一表”)組成的,每個員工都要照著去做。

              從時間上,ESG、CSR、HSE差不多先后進入中國,內容互有交集。哪個更難實現?應該是HSE。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如果ESG和CSR是行規的話,那么HSE就是家規。所謂好員工才能組成好企業。沒有符合HSE的員工,絕對出不了符合ESG和CSR的企業。

              HSE做不好,另外兩個免談,談也是瞎談。

              我曾采訪過一家化工施工企業被HSE吊打成才的過程。

              2000年,德國巴斯夫公司與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了揚子-巴斯夫有限責任公司,在中國南京共同建設和經營世界級一體化石油化工生產基地。這也是中國第一個石油化工一體化基地;匾60萬噸/年乙烯裝置為核心,配套建設下游9套世界級規模的石油化工裝置,2000年12月開工,2005年投產。

              該項目是當時德國在中國的最大投資,也是德國在中國市場所下的最大一筆賭注。根據合同,中德雙方合作者在這個總投資近30億美元的一體化項目中各擁有50%的股份?雌饋硎瞧椒智锷,但中方以地皮作股,而巴斯夫負責掏腰包——項目建設所需資金全部由德方支付。地皮是跑不掉的,但投入資金則要冒很大風險。風險決定責任,繼而決定話事權。項目一立項,巴斯夫說,工程可以給中國人干,但必須按照HSE進行管理。

              揚-巴工程像一個小小的國際社會,光分包商就有幾十家,管理人員來自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所有的人,無論操什么語言,無論來自何種制度,在這里都被統一在HSE管理的意志之下。

              可那時候,國內石油和化工項目建設工地上還沒聽說誰家搞什么HSE管理。

              羰基合成醇項目總包商日本東洋公司選了一支從未干過石化項目的化工施工隊伍——中國化學工程總公司第七建設公司分包。理由兩個:一是七化建的投標報價合理;二是東洋公司與七化建有15年的合作經歷,相信七化建可以接受HSE管理。

              憑后一條,巴斯夫同意了。

              但其實,當時的七化建對HSE,聽說過,沒見過。

              后來成為七化建董事長的蘇富強當時是該項目部經理。他帶人第一次進入工程現場那天,南京下大雨。蘇富強和他帶領的人被攔在工地之外。他跟門衛說我們是分包商,并指著不遠的一片荒地說,那就是我們的。但門衛只問一句話:有通行證嗎?

          因為沒有工地通行證,蘇富強一眾人在雨中足足站了1個小時,直到總包商辦好了通行證才把他們接進去。這是他們第一次領教HSE——工地不認臉,只認證。

              一個工程施工由4大要素組成:安全、質量、進度、費用。但按照HSE要求,其中只有安全要求無條件做到,其他3個你自己權衡哪個重要。別看這個小小的排序調整,卻徹底讓七化建蒙圈了。不對呀,難道進度不該是最重要的嗎?難道質量不重要?中國施工企業向來是把“提前完成任務”“創優質工號”為追求的最高境界。但現在他們被告之:不能夠提前,只能夠按時。不需要優質,只需要合格。

              還有呢!進入工地一律要戴防護眼鏡穿防護鞋,天氣再熱也必須穿戴整齊。高至1.8米作業就要戴安全帶,而且要雙帶。過去搭個板,人能上去就行了,但現在不行,板要有一定寬度和厚度,兩邊還必須加欄桿。鋼筋扎好了還得用塑料管套上,F場不能使用抱桿,不能使用卷揚機,因為安全系數不夠……中國施工企業向來以不怕苦不怕死、敢打硬拼為美德,要奮斗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情在工地上是經常發生的。但現在他們被告之:一旦現場發生火災,除救火專業人員外,任何人不能救火,保命是惟一的使命。必須做到零事故、零傷亡,否則就要被打入黑名單,趕出揚-巴工地。

              由一水兒四川人組成的七化建一向施工作風頑強,能吃苦,不怕累,現在感覺卻像小孩子一樣被呵護起來。儲罐內施工本來是七化建的強項,用工人們的話說,這活兒閉著眼睛都能干。但現在他們只能一步步跟著做:先培訓,再測儲罐內有無毒氣,然后發許可證,在帽子上貼“封閉施工”,申請后經驗收才能進去,一個步驟都不能少。室外高溫接近50度,眼睛曬得睜不開,工人們嚷嚷著不戴防護鏡,多少年不戴這勞什子不是也沒事兒?安全員見狀卻堅決要求停工。為此,還把七化建的項目經理叫去培訓3天。由于不適應HSE管理,七化建就像不熟悉場上規則的球員一樣屢屢被叫犯規暫停。工地上頭戴紅色安全帽的安全員是工地上權力最大的人,無論哪個工地哪個人,只要紅帽子認為違反了安全規程,要求施工停下來,對方就得乖乖停下來,不停下來就得不到紅帽子的簽字放行,工程干也白干。最多的時候,七化建十幾人的施工現場上有一半是紅帽子在游弋。東洋公司——那是工地上惟一了解和理解七化建的——當著所有施工企業的面戳七化建的疼處:我們開始懷疑你們到底有沒有完成工程計劃的能力!

              七化建分包的這塊,總工程量也就7000萬元人民幣,按照HSE必須達到的安全成本,包括每個工人必配的防眩防濺護目鏡、防電防扎工程鞋、防電防火工作服、防撞防砸安全帽,都要七化建自己掏。這就如同硬逼著一個普通人家一定要過出豪門氣派一樣。再加上因為不適應HSE管理被紅帽子命令的停工,七化建分包的工程進度拉下許多。如果單算經濟賬,七化建干這個工程所收無幾甚至有可能倒賠。這一來,干得值不值的爭論在七化建內部沸揚。但七化建的決策層卻一直沒有動搖。蘇富強說,早晚國內所有工程都要實現HSE管理,誰先做到了誰就先受益。我們就是要利用這個工程錘煉自己,就是虧本也要把這個工程拿下來,把HSE學下來!

              直接說結果吧。七化建的工程進度終于趕上來了,質量無瑕。最令人吃驚的是,紅帽子在七化建的施工現場變得“游手好閑”起來。尤其讓紅帽子感動的是,最熱的時候,別的施工現場出現了光膀子干活兒的工人———這是嚴重違反HSE的行為———而在七化建施工現場卻一個也沒發現。其實七化建天天都有中暑暈倒的工人,暈倒了抬下去休息,頂上一個繼續干。紅帽子在給業主的安全報告中說,七化建嚴格執行了HSE管理,他們連一個砸了手指頭的工傷都沒發生過。據說業主看到這樣的報告開始很是懷疑:這是在中國嗎?他們的管理能有這么好嗎?直到業主親自到工地看過才相信。

              最后,七化建得到了東洋公司這樣的評價:這支施工隊伍是工地上最能干的,也是貫徹HSE管理最好的。

              此役后,七化建接的幾乎都是國外工程。國外業主聽到的推薦理由都少不了這一條:該公司完全能夠按照HSE管理施工。

              看來,對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國石油化工企業,要拿下ESG、CSR、HSE,都是要脫幾層皮的。否則,終究沒人認你。


           資訊搜索
             
           推薦資訊
          天天干天天爽av
            1. <s id="j2fj4"><strike id="j2fj4"><u id="j2fj4"></u></strike></s>
            2. <li id="j2fj4"><tr id="j2fj4"></tr></li>